走向异乡,如同返回故乡
作者:李汉源  瓦尔特·本雅明在40岁时回首往事,写下了被誉为“咱们年代最优美的散文创造之一”的回忆录《柏林幼年》,这部书的前面有一句话:“有时候,远方引发的巴望并非是引向生疏之地,而是一种回家的呼唤。”  巴望的远方散发出家园般的呼唤,走向异乡却好像回来故土。最近读到当代作家安石榴的非虚拟漫笔集《在每一座城市时刻短驻留》(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,2020年6月),看到封面上印着的一行文字“一个把异乡过成故土的人,每一次居留都是见证”,我不由联想到本雅明在《柏林幼年》提出的这一出题。本雅明曾宣称,他多年来就想在地图上标明自己日子的轨道。不知道安石榴是否受到了本雅明的启示,但无疑《在每一座城市时刻短驻留》的写作,不论有意仍是无意都与这一题旨接近,也可以为这是安石榴对本身写作的一种理念认知。  安石榴是一位由诗篇而触及散文、漫笔、文艺谈论等各类文体的写作者,也是一个从20岁起即在全国各地处处迁徙的流浪者。据知他多年来或长或短驻留过的城市包含深圳、广州、北京、银川、沈阳、贵阳、南宁、桂林、中山、佛山等;一起个人的身份工作也在不断改换,做过工厂文员、小摊贩、业务员、记者、修改、广告策划等。仅有坚持不变的只要独立写作者这一人物。《在每一座城市时刻短驻留》这部书,正是安石榴对自己近30年来行走居留进程的整理回忆。或许由于篇幅原因,本书只是选取了他在深圳、北京、桂林三个当地的履历,所着眼、落笔的当地及回忆也有所约束,除深圳属近乎全景式的描绘外,北京、桂林则局限于宋庄和莲花塘村,一个是我国最大的出名世界的艺术家聚居区,一个是甲天下山水中正在向城市街区改变的传统村落。  安石榴从前写过“在异乡,我像主人相同活着”这样的诗句,他对异乡与家园的了解领会,在写作中继续有着呈示。他不单是一个在实际中依照志愿或许遵照命运游走的人,而且在精神上承受、享受着这种日子、生命状况,更一向企图减少、消除那种被迫的观念、行为捆绑。正由于如此,咱们才干看到他对那些时刻短驻留的异乡生长般的介入,看到他在匆忙的行走居留之隙竟有着那么详尽的调查记载,看到他在杂乱、低微的人生回身之中却保存着逾越个人的宝贵回忆。从另一个视点说,安石榴自离乡至今称得上绵长的搬家生计,或许充溢狼藉和不胜,或许太多犹疑与失利,导致他总是无法稳定下来。但今日从他的文字中回忆,却很少看到慌张、抱怨和追悔,更多的是沉着和坚决,是温暖与欢喜,是明澈及深邃。在某种程度上,他抵达了自我的希望,完成了对本身的刻画,这种希望与刻画在物质上或许较为匮乏,但在精神上不能不说是通往充足。  通读《在每一座城市时刻短驻留》这部书,应该以为,安石榴对深圳、北京宋庄和桂林莲花塘的记载式书写,在地址、时刻乃至年代、社会多重视点,均具有代表性,具有特定的含义。榜首部分《深圳私家地图》,记叙的是20世纪90年代正处在风云激荡之中的深圳,他以个人的日子及游走为头绪,逐个触及深圳的街区、村镇乃至一些隐秘的地址,在对现状、开展的即时记载之中又挖掘出与之相关的人文、文明;第二部分《宋庄日子笔记》,记载的是21世纪初始正处在艺术昌盛之际的宋庄,他以置身其中的榜首视角和感受出现了艺术家的实在日子、创造,以及相关的集体状况、相貌;第三部分《桂林一年》,聚集一个处在城市化潮流中的代表性村庄,即桂林市近郊的莲花塘村,他以一个见证者的姿势,完好记载下那个村庄的宿世此生,以及其改变成为城市街区的最终进程。  这三个当地都是安石榴在离乡流浪之后相继驻留之地,是他在个人命运促进之下闯入的异乡,但是读着他为这些当地写下的文字,清楚有如生长鬼混的家园那般了解、深化,浸透情感与爱意。特别值得一提的是,安石榴对这些当地的记载书写,虽然是在个人履历、际遇的基础上打开,而且有着时刻、空间的约束,却并不显得狭窄,由于这些当地及往事或是具有群众的重视度,或是切入社会开展的大布景,内里不少履历见识一起也是公共回忆,更有一些特别的细节或许会引起不少人的共识,成为一起的思念及回响。  咱们知道,近三四十年以来,跟着国内经济改革开放的接连扩展,在城市建设、村庄城市化的大环境之下,人们的生计和寓居形状产生了巨大的改变,不知有多少人像安石榴这样为了日子、抱负而打开本身的奔赴。因而,安石榴的履历及状况,也是许多人的履历及状况;他所看到和铭记的部分,也是许多人从前目击和受过牵动的部分,或许为数不少的人比他感受更深。从这个含义上来说,《在每一座城市时刻短驻留》这部书,既是作者个人流浪和生计进程中的生长史、心灵史,也关乎着一个人群的情感、回忆、命运种种,此外又可以说是新时期我国城乡开展的部分见证。(李汉源)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